龙婆凯 / 波禅凯 瓦算刊 Phor Than Klai Wat Suankan

波禅凱出生于佛历2419年3月24日鼠年,于洛神府(Nakhon Sitamarat)的尺望县(An Per Cewang)。父名乃因,母名喃洗年,波禅凱为老么,上有一姐名喃聘,嫁一丈夫名乃察,以伐木为生。于十岁时,父亲就在家里教导波禅凱学习泰语文及写字。直到十三岁时,父亲又将他送去乃堪的学院,继续习梵文及一些巴利文经咒等玄学。 因为乃堪是以前樾曾里(Wat Chan Di)的前住持,还俗之后就开一间小学院,专门教导一些学童。

佛历2433,当年波禅凱只有十四、五岁,跟他的姐夫乃察去一个叫甲必(Krabi)的州属进行伐木工作,但是這次經歷卻成為了波禅凱人生中最重大的轉折點。工作疲憊的波禅凱,坐在一棵小树旁休息的時候,突然间一棵大树竟临空压倒下来,恰好压在波禅该的左脚上,树干将波禅凱的得整个脚板给压得粉碎了。受伤之后,屡经治疗也不见效,最後只能將腳板切除。 经过了一年的疗养后,波禅凱的脚伤已痊愈了,就前往瓦望孟(Wat Wang Muang)出家為小沙祢,由庙住持阿曾通教导波禅凱学习梵文与巴利文。两年后,波禅凱还俗,回家帮忙父母劳作维生。

于佛历2438年6月30日,波禅凱再一次于瓦曾里(Wat Chan Di)出家为沙弥,最後于佛历2439年7月9日正式剃度为僧。于樾望孟的水上大雄宝殿,由瓦哈顺(Wat Hat Sung)住持,原为尺望县的僧长柏古凯为戒师。波禅凱得法名为柏该,曾达树哇努(Phra Klai, Jan ThaSuWanNo)。 为具足戒僧侣后,首两年波禅凱于樾曾里过了两个守夏节,修读大藏戒律经文及佛经典等。于佛历2441年波禅凱进入洛坤洗城里的瓦那柏达(Wat Na Phra Tat)的佛学院深造。波禅凱就在此佛寺深造佛学禅理,学成两年后毕业。于佛历2443年,前往素力他尼府(Suratthani)瓦察班(Wat Sampan)拜師阿曾奴学习禅定法门。 三年后波禅凱尽得阿曾努的真传,歸返自己出家的寺庙,跟随自己的戒师,柏古凯继续学习禅定法门及法术。

柏古凯于当时是一位法术高强的僧侣,时常在乡村举行盛会时,使出呼风唤雨的法术,将即将来临的大风雨,局限于盛会场所的外面,一滴雨都进不来。整个场所滴雨不沾,而外面却下起大雨,这种景象蔚为奇观。 波禅凱有緣向如此高强法术的高僧学法,凭着一种特殊意志力,于两年时间内,已将柏古凯的法术尽学。并于两年后,波禅凱受委为瓦算刊的庙住持(Wat Suan Kan),波禅凱就受委成为住持直到圆寂为止。 自从波禅凱来接任瓦算刊住持后,简陋不堪的庙宇就被重新整顿起来。首先建起学校,聘请教师来教书,供乡村的孩童学习。同时也建设佛学院,供僧侣们学习和研究佛学,成功令多位僧侣考取佛教学位。此外建筑大雄宝殿一座,讲经大礼堂一座,食堂一座,佛舍数座等。 大雄宝殿里的几尊大佛像,都是波禅凱亲手制作的。波禅凱得僧侣生活里充满了建造的概念,一生中建造了许多建设造福后人,诸如建道路不少于三十条,舍利塔十余座,大雄宝殿五座,水坝三座,桥梁不少于十座,以及数不清的大佛像,邓立于各寺庙。 甚至连马来西亚槟城州的一座泰佛寺,名为瓦猜孟卡拉喃(Wat Chai Mangkat Raram)里的一座长约一百五十尺的睡佛,都是波禅凱建造的。足见波禅凱一生功绩如何深大。所以后人称波禅凱为“建造之父”,真的是实至名归。 而波禅凱又为何被称为“金口和尚”呢?原来是有一段来历的。

波禅凱一生的僧侣生涯中显现了无数的奇迹,每一宗奇迹都让后人津津乐道。 话说有一天,波禅凱要乘火车去曼谷接收御封柏古的御扇。当天下午大约五时,就要到前方的火车站。可是波禅凱有残缺,走起路来很慢,需要利用担架来台。 那天负责扛抬的徒弟误听了时间,所以迟了半个小时。一些来送行的村民都非常着急。波禅凱见状,就开口说:“信众们,大家别着急,如我没有上到火车上,它是不会走的,大家请放心吧!” 火车一直在鸣笛,就要起程了。可是奇怪的是,火车笛响了整半個钟,还是开不走。当波禅凱赶到火车站,徒弟将波禅该扶上火车坐定位子之后,火车才徐徐的开动了。而这趟火车就无缘无故地迟开了整半个小时,连驾火车的机长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到底为什么火车之前开不动。信徒们这才体会到波禅凱当时所讲过的话,真是十分灵验。

瓦算刊经年累月,有很多工人进出建造庙堂。有一天夜里,僧侣们刚做完功课,波禅凱是最后一个走下台阶的僧侣。闲来无事的他刚好周围走走巡视庙务。来到工人的食堂处,见有两个工人从外面带回来一些食品及几罐的饮料,波禅凱突然向那两个工人问道:“那瓶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?”两个工人被突而其来的问题吓得一致,慌忙的答道:“那...那是糖水...。其实两个工人在说谎,瓶子里装的是白酒。在庙里禁酒,当然不敢对波禅凱说老实话了。 波禅凱也不疑有他地说:“噢!是糖水。噢,糖水。”那两个工人见瞒过了波禅凱,就急忙把白酒藏好。至深夜时,吃过了晚饭,几个工人就围在一起,想起了白酒。那两个工人就把它提出来,让大家一起分享。当大家把酒往嘴里一送,所谓的美酒立刻喷口而出。 咦!大家都很奇怪了,明明两人买的是酒,现在怎么会变成糖水来呢?那负责买酒的两个工人更百思不得其解,因为刚才两人之前已經偷偷喝了一些。明明是酒,怎么可能是糖水呢?这是其中一个工人突然想起遇见波禅凱的时候,波禅该就说了一句:“噢!是糖水噢!” 波禅凱在后面还加了一句语音很重的“糖水”;这时大家才警觉,是不是波禅凱施法了!?

曾经有一次波禅凱去帮一间旧庙建造大雄宝殿,此庙的下方有一条河流。一天工人来跟波禅凱说,沙石已用完了。波禅凱就向工人说,用完了不打紧,再过两天就会有天神护法将沙石运来。工人听后觉得莫名其妙,以为波禅凱在开他的玩笑,就不以为意的走回工地处休息。 这时突然间下起大风大雨。这场风暴足足持续了两天的时间。当雨一停顿时,大家正忙着收拾残局之际,突然有人发现庙前无端端出现了整座山高的沙石,足够供建筑整个大雄宝殿之用。

一次波禅凱建造舍利塔时,发现界线之处的一旁有一棵大树。工人于是询问波禅凱的意见,看是否该把大树给砍了,怕以后倒下来时会压倒舍利塔。波禅凱就说:“先不必砍它,现在建造舍利塔时可以用来遮阴及乘凉。等舍利塔建好后,我自有定夺。” 过了几个月,舍利塔已建竣。波禅凱就叫徒弟拿出来半杯清水。波禅凱当时就坐在舍利塔旁的一个小木棚里。眼看波禅凱将清水捧在胸前,对着那棵大树吟着经文加持着。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“卡拉”的一声,整个水杯断成两截。断裂的位置,刚好是在水满之处,而断开的一截就是一个小圆圈。说时迟那时快,同时又听见轰轰隆隆声的巨声,原来大樹已断成了数截,倒在地上。村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得目瞪口呆。 当大家回过神来时,有人灵机一触的说:“树倒下来断六截,杯子上方断了掉下来为0,杯子为9。”结果当天在场的信众都下了注,旁晚果然开正头奖,很多村民都因此而中了一点小財。 关于横财,有人称呼波禅凱为财神爷呢!因为波禅凱说话,讲经或赐福时都会语带玄机,善信们要自己推敲。如果波禅凱将某某人会发达,果然不久之后,该人一定会飞黄腾达。

善信们很喜欢前来膜拜波禅凱祈福,希望波禅凱赐于发达之类的吉祥语。所以每天都有不少的信众来自四面八方蜂拥而至,马来西亚及新加坡的信众也不在少数。 不过波禅凱很少会对信众讲这一类的吉祥语,或许是这些信众的福份还未到吧。 有很多事实可以证明波禅凱的金口不是浪得虚名的。只要经过波禅凱亲口讲出来,不久后就可成真,波禅凱的金口是多么的灵验啊!

当年信众要进入瓦算刊去拜访波禅凱时,可见到庙前的两旁设有很多小摊子,摊面上摆的都是一瓶瓶的红水,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呢?原来这些都是用波禅凱吃过的槟榔渣所泡出来的水。 这些红色水有何作用呢?据说千万不可小看这些不起眼的红水,它可有无数的圣迹呢!据说喝了可以驱走身上的邪灵,也可以医治一些奇难杂症。用来参水冲凉,据说还可以转好运。放在家里,可保家境平安,且有防贼,防火灾等功能。

曾经有善信拿了一条白手帕,让波禅凱吐了一口的槟榔汁,沾在手帕上。过后此信徒很真诚的把手帕带回家供奉在神台上。信徒住在一个木屋区,一晚突然发生了火灾,大火熊熊的烧起来。得到风的助势,眼见整个村庄就要给烧个清光了。村民们纷纷不顾一切的救火,直至凌晨时分,才成功将火势扑灭。火灾的现场一片狼藉,几乎整个村庄付诸一炬,唯独有一间木屋,只是受了“轻伤”;该木屋的外强只被熏黑,其他都完好无缺。 整间木屋完好无损的立灾在场上,灾民不禁议论纷纷,估计这木屋的主人会有何宝物,竟然可大火不侵。屋主之后解密,原来他家里供奉了沾了波禅该的口吐檳榔渣的手帕。自此事件后,波禅凱的槟榔渣一下子身价百倍,善信们都把它视为块宝。波禅凱在生时,备受善信们敬仰。

于佛历2510年,波禅凱去曼谷,樾古沙得里雅喃庆祝一百周年纪念时,泰国当今九世皇也曾亲自观见朝拜波禅该。 佛历2513年12月5日深夜,波禅凱圆寂,当时波禅凱还差一个月就足96岁,享年腊戒74年。 波禅凱于佛历2498年才制造第一期的佛牌。第一期有制造椭圆形的铜牌及复古形的小金身,这两种佛牌现在在市场上最为抢手,佩戴波禅凱的佛牌可达到避险,人缘,横财,贵人,健康的功能。不过有一避忌就是凡佩戴波禅凱的佛牌要说好话,不可乱骂人及咒人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