帕菩他赞多(阿赞多)瓦拉康 Part 01

阿贊多,又稱「崇迪多」,全名為「崇迪帕菩他贊.多.彭浪錫」(Somdej Phra Buddhacharn Toh Phomarangsi),是泰國眾所皆知的高僧。
阿贊多出生於佛曆2331年(西元1788年)4月17日,於Kamphaeng Pet省。有此一說,阿贊多是拉瑪一世與一名貧民區女子所生下的孩子,父母在戰火中失散,因此由母親獨自將其扶養成人。民間也有傳說,阿贊多與四世皇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,他們都是拉瑪二世的孩子,這也許是通過他們兩位的緊密關係的揣測。阿贊多是拉瑪四世皇出家時的指導教師,四世皇非常喜歡與敬重他,阿贊多的僧官職銜 Phra Buddhacharn Toh Phomarangsi也是在四世皇執政時,由四世皇所授予。阿贊多日常生活中,也不是受邀進宮為四世皇講經說法。
阿贊多自幼即非常聰明傑出,喜歡學習佛法與術法,展現佛緣。7歲時,母親送其進入昂通的瓦給查優學習佛經。13歲,在披集府的瓦亞(Wat Yai)出家為沙彌,之後前往猜納府學習。18歲,往曼谷的邦蘭仆寺(Wat Bang Lamphu)投靠阿贊繳(Achan Kheaw)。佛歷2351當他21歲時,在其母親原居處彭世洛府的瓦塔該(Wat Tagrai)內剃度受比丘戒,后成為皇家僧團的成員,由戒師僧皇善卡拉速授予Bhuddda Charn的法名,並且移居瓦馬哈塔(Wat Mahatat)與僧皇一起安居。佛歷2395(西元1852年),成為瓦拉康大鐘寺(Wat Rakang)住持。佛曆2407年(西元1864年),阿贊多受拉瑪四世冊封為崇迪僧皇之等級后,信眾開始稱呼其【崇迪多】。佛曆2415年(西元1872年)6月22日,阿贊多安詳圓寂,享壽84歲。阿贊多遺體最後於一級皇家寺廟黎明寺(Wat Arun)火化,由五世皇親自點燃聖火,可見阿贊多在泰國的地位之神聖。

年輕時期的阿贊多( Somdej Toh ),喜歡過著遊方的生活,也對名位權利沒有任何愛戀。于佛歷2394年四世皇 (King Rama IV) 登基, 對阿贊多甚至整個泰國,那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。剛登上王位的四世皇,就馬上派人去找阿贊多,要將其敕封。阿贊多聽說了,就跑到大城府 (Ayutthaya) 的 Wat Kudeethong去找他的老師躲避官爵。據說,派去的使者找不到阿贊多,只好到阿贊多經常出沒的地方去,每見到一位和尚,就問是不是阿贊多。阿贊多知道了, 無奈之下,只好於2395年開始擔任瓦拉康 (Wat Rakang) 的住持,並且于佛歷2397受封Phra Tep Gavi。
即使是到了老年,被四世皇封為崇迪,並且擔任法宗派的開山領導人之後,崇迪多仍然喜歡走來走去,不喜歡被固定在一處受人禮拜供養。他的生活方式依舊單純儉樸,不時地外出行腳遊方,他在瓦拉康時,每日早上仍然和寺僧一起前往鄉鎮托缽化緣;阿贊多常常在他僧房前的一個木造亭子中用餐,如果有流浪狗過來,他會隨手丟一些食物給小狗,久而久之,當他坐在亭子裏吃飯時,下面就坐滿了等待食物的小狗。所以信徒們,無論他們的身分再崇高,如果要在阿贊多用餐時間來找他,那就必須在涼亭台下,不管身份如何尊貴都與那些流浪狗一起排排坐,形成了一幅特殊的景觀。
儘管阿贊多貴為崇迪,卻從來沒有為名利所迷惑。有一位有錢的寡婦,聽說阿贊多很會說法講道。於是,就拿了一百泰銖給阿贊多,請他到家裏來主持法會,並很誠意的對阿贊多說:“我很誠心的捐獻一百泰銖, 拜託師父說一段很精彩的法啊!”阿贊多一聲不響,就開始誦經,然後簡短的說了一段,就結束了。寡婦很失望,這並不是她所期望的法會。然而第二天,阿贊多竟然不請自來,出現在寡婦家門前,讓寡婦大吃一驚。這時,阿贊多才慢條斯李的對她說:“昨天我是為一百泰銖而來,今天我是為化緣而說法。說完,在寡婦毫無準備之下,阿贊多說了很精彩的法,並念了很長的經。在場的每一位賓客,無不感動的。
據說他在禪定的證量上達到很高的成就,他的預知能力讓人難以思議,有一次他站在一座佛塔前面,別人問他看得到佛塔裏面有什麼東西嗎?阿贊多回答:“二隻青蛙在裏面迷了路,走不出來。”後來把佛塔打開來一看,真的是二隻青蛙,青蛙也因此逃了出來,他的生活充滿了各種神秘的事件,有一次高棉王子延請阿贊多前去講經,路上有一處老虎很多,阿贊多竟然和老虎講起話來,警告老虎們離開這兒,不要擾亂人民。

在四世皇時代的泰國,當時流行一種類似中國古老的字花的樂透遊戲。如果猜中了,就有獎。據說當時的阿贊多,就是大家的財神。阿贊多常常在不同的場合的法會說法後,最後一句,總是無意中發音就和當天的開獎的字類似。猜得透的幸運兒,往往就因此發一筆小財。四世皇知道了這件事, 就很有興趣的問阿贊多說:“人人都說你預測字花 很準, 是真的嗎? ”阿贊多不經意的回答說:“自我入佛門以來,我從不如此‘廣泛’的說出字花的成績而成為富有的呀!”結果,當天的字花成績揭曉,正是‘廣泛’兩個字。(文字配合中文而經過修改,內容大意不變)。
阿贊多一生留下的其中一樣最具代表性的事物。當然是他所督造的崇迪佛牌。從2360到2400年之間,這是阿贊多人生最精華的時期,但是現在對於這段時間,他倒底做了什麼牌,沒有人說得清,一直到佛歷2407年後,他開始聞名四方,成為御封的崇迪高僧,皇室中負責美術工藝的工匠–Luang Wicharn Jiarranai ,被皇室指派來幫助阿贊多製造崇迪的木模(在此之前的木模則是寺中和尚或附近村民雕刻的),所以今天佛牌協會所接受比賽項目的阿贊多牌,主要就是這些佛歷2407-2415 期間,在 Wat Rakang、Wat Intarawihan Bangkhunprom、Wat Keichayoo 三主寺,所製作出的較精美的崇迪牌,至於2400年之前的部份,反正沒人說得清,就留給賞玩佛牌愛好者無窮的想像。
除了發放給信徒外,阿贊多很喜歡將他做的佛牌埋入大殿中或塔內伏藏,所以瓦拉康中,三不五時都可以見到他召集來男男女女村民,來幫忙製作佛牌。可以確定的是,阿贊多把做牌這件事,排入了他的例行工作之一,以滿足信徒與友寺的道友們,但是比較起來,做牌是最不重要的一類事,講經、靜修才是他用心之處。為什麼阿贊多要做這麼多的牌?一般人都說他留下這些牌,要用來幫助後人消災解厄祈福,這也許也是他身為國師、皇室顧問、首席崇迪的基本義務之一。……(待續)

发表评论